農業企業走出去要避開多少“坑”

2019年12月05日 09:20農民日報

匯率、語言、零件、小鳥……農業企業走出去要避開多少“坑”

本報記者 施維

作為一家準備到海外投資的農業企業,通常會最關心哪些問題?

土地是否肥沃,陽光是否充足?市場是否成熟,倉儲、物流是否體系完備,或者當地的政治環境和社會是否穩定?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重要的參考指標。但是除此之外,一些非傳統因素正在越來越深刻地影響著農業企業走出去的步伐。

有的企業因為結算時匯率變動,一年兩百多萬美元的利潤打了水漂;有的沒有尋找到合適的翻譯,導致信息傳達失誤,洽談的項目出了問題;有的投資,前期各項準備工作都非常齊備,卻忽視了和當地社區居民的溝通,存在一定的環保隱患,由此擱淺……

自從2006年國家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中國農業海外投資步伐不斷加快。然而,中國農業海外投資相關資本也面臨更趨嚴格的勞工、環境等標準的挑戰,農業海外投資進程中的ESG(環境、社會與管治)非傳統風險已大大超過傳統的PEST(政治、經濟、社會和技術)風險。

中國農業要更好地走出去,必須要知道如何更有效地避開這些“坑”。

“遍地黃金”之外,還要看到更多風險

“農業的海外可持續投資為什么重要?”近日,在由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等單位主辦的相關主題會議上,農業農村部對外經濟合作中心副主任馮勇指出,首先,這和農業項目的特點有關,我們農業項目周期很長,可能都是幾十年為基礎的。在這么長的周期內就面臨著很大的自然風險、政治風險、市場風險等。另外農業項目普遍涉及到一個國家和投資地區的民生問題,即農民群體的生計。所以這個問題處理得好對當地民生、經濟社會發展都起到促進作用。”

據悉,現在中國已經與5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農業合作關系,中國在海外投資農業不斷增加,走出去的農業企業超過800多家。中國農業海外投資促進了區域內農業要素有序流動,農業資源高效配置,農產品市場深度融合,推動了投資國與項目駐在國實現經濟互利共贏發展。

但是中國涉農海外投資中也存在對國際投資準則和習俗管理了解不夠、對投資國當地社會經濟環境不熟悉以及社會責任意識不強等問題,不僅加大了投資風險,也給中國企業形象帶來負面影響。

“一些地區在中國人看來投資遍地是黃金,但是我們更多要考慮到風險和調整。”中國農科院信息所副所長聶鳳英,同時擔任國際農業戰略研究創新團隊的首席科學家,長期從事國際農業等領域的研究,她特別提到了“政治的風險”——“曾經有一本書《中國企業國際化報告》中的數據顯示,2005年-2014年發生的120起走出去失敗案例中(不只是農業),有17%是在運營過程中受東道國政治動蕩、領導人更迭等影響。所以投資的國家首先應該是一個政治穩定的國家,特別是大的合作。”

農業農村部規劃設計研究院投資所所長陳偉忠,深深感受到地方配套產業對農業開發的巨大影響。“有些地區土地資源非常好,而且價格也很低。去了以后經營了幾年發現一個問題,運去的拖拉機、飛機一個零配件壞了在當地找不到配件,飛機也停了,拖拉機也停了……”

他還談到了一個特殊的現象,有的項目投資地方的生態環境太好了,他們產出的糧食有1/3都被鳥給吃了,這也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非傳統因素凸顯,帶來新的發展挑戰

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張振在針對農業企業海外投資的調研中發現,有一些企業“走出去”比較盲目,風險預案都沒有做就出去了,最后受到了很大的損失。

高鵬是黑龍江一家從事食品生產的企業負責人,談及當初“走出去”的過程,他也深感:太缺乏經驗。

當時看到當地的食品制造業不發達,非常缺乏工業化的食品,另外當地外國投資企業比較少,競爭力比較低,因此投資的時候一開始都非常好。但是運營過程中發現當地的員工工作不穩定,非常閑散,不像中國人那么勤勞,而且說不來就不來。國內員工如果要過去,面臨很復雜繁瑣的簽證問題。還有就是氣候問題。當地是海洋性氣候,時常會有臺風,而企業的庫存建筑是臨時性的,刮臺風的時候受影響很大。

上海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發展研究院研究員姜璐,過去四五年來一直從事中國對非洲的農業援助和投資研究,在她看來,農業企業走出去,最重要的還是人才團隊。“農業技術人才我們是不缺的,更缺的是一些懂得國際商務,有外語能力,能夠解決具體各方面接洽問題的人才。”

她舉例說:“比如說非洲,不僅是英語的問題,涉及到葡語、西語,有一些企業為了節省成本,對翻譯并不重視。有企業跟我們說他們請的翻譯很好,但是后來我從當地的官員那里了解到,他們根本聽不懂翻譯的表達。”

類似的很多非傳統因素,正在越來越深地影響著企業走出去的腳步,國家開發銀行的尹燕飛博士提醒,農業企業一定要注意匯率挑戰,“有這樣一個案例,一家在南非投資的企業,在投資時他把人民幣換成美金,美金又換成蘭特,這個時候正好是人民幣貶值最低點,所以他用最大量的人民幣買進;當他投資成功把人民幣買回來的時候,這個階段又屬于人民幣升值,于是他用最多的美金換回最少的人民幣。造成他一年兩百萬美金的利潤全都虧在匯率風險里了。”

環保的壓力對于企業海外投資的影響也逐漸凸顯。尹燕飛提到,有一些農業基礎設施投資會遇到一些阻礙。當地的NGO組織,由于環境和社會保護的原因把這個項目叫停了,“這就涉及到和當地規則及標準對接的問題,需要引起注意。”

走出去,需要遵循規則可持續推進

為了更好地幫助中國企業開展農業海外投資,提出需要注意的有關事項,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中國農業國際合作促進會和北京惠農興業農業研究中心聯合編著了一本《中國農業海外可持續投資指引》,梳理出海外投資要遵循的堅持互利合作,堅持種族、宗教、性別平等,堅持信息公開,增強社會責任意識等11個原則。

“走出去一定要遵循國際慣例,國際上對社區的參與是非常重視的。所以首先要遵循自由自愿、知情同意的原則。”北京惠農興業農業研究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沈鴻研究員介紹了《指引》的相關內容,特別強調了“強化當地社區居民的溝通交流”。

“我們在國內做很多事習慣從上而下,在國外是習慣于從下而上。”《指引》中特別提出,在沒有獲得當地社區或利益相關者對項目認同前,不要貿然和上一級管理部門簽訂官方文件。設計項目時,要充分考慮當地的糧食安全和環境可持續發展。尤其是那些需要大量租賃土地、大幅度改變當地生態環境的項目。

沈鴻還建議,企業投資時除了對資源條件、社會狀況等因素進行分析外,還需要重點關注相關國家的企業利潤出境稅負規定。一些國家雖然投資環境好、自然資源條件優越、市場機會大,但是企業利潤出境稅率高,其實也不適宜投資。

安徽豐原集團副總經理陳禮平分享了他們的經驗,最關鍵就是尋找優秀的律師事務所和會計事務所。“一定要學會讓當地有名的律師事務所、會計事務所幫助協調,這樣有利于以后少走彎路,中國好多企業舍不得花這個錢。另外,還要在當地找一個熟悉的合作伙伴。”

針對企業投資中的匯率風險問題,尹燕飛建議可以和金融機構合作做一個掉期。也就是在即期外匯市場,買進或賣出一種貨幣的同時,在遠期外匯市場賣出或買入同樣數量的同種貨幣。

針對農業投資中的金融問題,她還提出了兩個建議:第一,盡量減少境外囤田,源于很多國家和地區對此都有限制,另外也涉及到企業的資產抵押問題。第二,投資的時候盡可能使用人民幣結算。

“農業走出去要想獲得成功,就要不僅僅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農業企業,一定要站在整個行業對外投資的角度思考問題,從大的宏觀環境下看整個農業走出去。”更多的人都在強調這一點。

(作者:施維)

評論一下
評論 共有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返回頂部

有没有南昌麻将群